我爬墙快起来我自己都怕

一句话狗血三十题

好可爱www

白斩糖:

从子博客转到主博客留言全都不见了哭


1、失忆
失忆大哥:“你不用骗我说我们是兄弟,你见过长得这么不像的兄弟么 ,我猜你一定是我的男朋友吧?”


2、动物化/萌化/猫耳/幼化
仓鼠景琰:“把瓜子还给我!不许摸我肚子!”


3、非人类/吸血鬼/狼人
蛇精大哥:“阿诚……我的发情期好像要到了……”


4、因为不可抗力的理由结婚(先结婚后恋爱)
静妃:“景琰啊,其实你有个指腹为婚的王妃,算算她应该也成年了,你现在去琅琊阁把她娶回来吧。”


5、养娃
阿诚:“尿布我换好了,大哥你去哄他睡觉。”


6、假想的情敌
蔺晨:“萧景琰,据说...

【蔺靖】一晌贪欢(一发完结)

独虐虐不如众虐虐,干了这碗玻璃渣

辣鸡寒:

一夜情写不出来,我摸鱼写了一发这个。喜欢正经文风的请不要客气吃下去吧!


————


今日大雪飘飞,又是一年穷阴。


萧景琰点亮最后一盏灯,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烛火。他不可自控地抬手抚摸过眼前牌位,冰凉之感浸入心底。一笔一划,是为林殊。


萧景琰静立了片刻,然后走了出去。他朝门口的人随意问了一句:“蔺阁主来过了吗?”下人答了一句“早晨就来过了”。萧景琰点了点头便离开了。


林殊走后,蔺晨原是打算带着飞流回琅琊阁的。但是他瞧萧景琰那个蠢样就放心不下,索性又留了下来。俩人作伴就住在梅长苏的宅子,每天逗逗皇帝,...

【楼诚】日常2——大哥我腿疼

我没看错吧欣太太写楼诚了QWQ?!

巧克力小熊:

第八集明长官大闹梁萌萌办公室之后……


弟控明长官上线,请注意防空警报



明楼绷着一张脸从梁仲春的办公室里出来,手里还握住余温未散的枪。


平时就不怒而威的明长官,此时一副“敢挡枪口,老子就崩了你”的态势,周围路过的所员有眼没眼的都纷纷躲避,自动退开到台风带之外,恨不能和墙壁融为一体,或者就地化作一颗盆栽。


“大哥——大哥!”


阿诚一路小跑着跟在明楼后面,一边喊着。


”大哥!等我一下!“


他刚跑了半路,气都没来得及喘上一口,明楼就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...

【楼诚】不能睡(下)

大姐好可爱233333

子安于水上:

睡上了。一次写肉尝试。


除了不老歌还在袖底发了一遍,不老歌肉打不开的麻烦移驾去袖底看吧,辛苦大家又是换WiFi又是换234G一个个试……我太蠢了没有想到可以在袖底发,发的时候发现不会隐藏肉的部分,多亏群里的GN帮忙QvQ


(上) (中)


 
 


(下)


 
 


五点钟,明楼决定言出必行。


他把桌上的文件按照“处理过”和“待处理”分别锁进抽屉,拿起电话拨了秘书处的内线号,致电明诚收拾东西回家,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
明诚听着断线...

【楼诚】苏武牧羊(夹屎小甜饼)

我还能……说什么……(满嘴血)

途经火焰山:

应一些朋友要求改个名字吧,夹屎(抠鼻)



阿诚倒地的时候,朝明楼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

身下漫延的血液像是被摇晃过后二氧化碳全无的汽水,激情澎湃喷涌之后只剩下甜蜜黏腻的汁液。



那个颜色看得人胃里一阵泛酸。



明楼看着躺在那,身体被洞穿,眼神却好像还在跟他对视的阿诚,喉咙微动,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。



他记得在巴黎的时候,有段时间阿诚喜欢上了在放学后买上一瓶汽水,晚饭后洗完澡,窝在沙发里一边喝一边看书,喝完才去睡觉。



这是一...

【楼诚】轻松向楼诚文里的十五大定律

服,服得不行

奇暖小公举@靖王妃V:

净化首页从我做起。

灵感是那个武侠小说里的三十大搞笑定律。

正片在下面↓↓↓↓↓

1.小少爷中国好弟弟,一边负责被揍找虐一边还要助攻。

2.汪处如果没被便当,会成为楼诚后援会会长。

3.夜莺阿香小少爷总是合体,360度无死角24小时全天候进行楼诚恋爱实况直播。

4.梁萌萌负责透露楼春见面,气得阿诚哥离家出走。

5.论坛体的主题数量排行前三的是小明实力拒绝被虐,汪处吐槽前男友,楼诚苦恼于单箭头发帖直播。



6.郭骑云总是跟不上节奏,不论楼诚出柜与否,都弄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7.阿诚哥不管被折腾多少回也改不了吐槽的习惯,因为他其实比明长官还能折腾。

8.没出...

好心疼小明,这么小就被区别对待了hhhhhhhhhhhh

夏易_:

幼年版小明滚出去

景muroi:

西门大波枣:

更个幼年梗,小明の失眠夜

【蔺靖】江湖夜雨(NC-17慎入慎入)

写作肉读作刀(一口血)…偏偏我吃的一嘴血还觉得好吃…结尾万万没想到,偏偏又觉得合情合理qAq

北冥大胖鱼:

不知是掺了糖还是玻璃渣的肉(惹终于忍不住炖肉了(顶着考试和旧坑的压力orz


时间点是整个故事完结之后。可能OOC。


不晓得能不能在热圈遇到以前墙头上的小伙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天色阴沉,大约是要下雨了。 


琅琊阁来了客人,据说又带来了格子装不下的问题。


男人坐在案前,背挺得笔直,盯着眼前的茶杯默不作声。蔺晨也默不作声地看着他,大约不用常年在外领兵打仗了,他比...

© 薄情寡性 | Powered by LOFTER